脫毒者的“擺渡人”:走出戒毒所,才是戒毒的第一步

分享到:

三秦都市報—三秦網     “就此別過,相忘于江湖吧。”隔著一扇藍色的鐵門,徐峰向一名即將離開這里的小伙,揮了揮手。

他在這里工作了9年,類似的場景,經歷過無數次。“最好的消息,就是沒消息。”在這位戒毒所管教民警的眼中,所謂的“沒消息”,就是指“這個人出去后,沒有再復吸”。

鐵門關了又開,開了又關,像極了某種隱喻——鐵門內的每一位管教民警,都像是靈魂的擺渡者,讓一個個吸毒人員走出這里,擺脫“毒海”,開始新生。

“身邊有一個朋友吸毒,你就危險了”

徐峰 西安市公安局強制戒毒所一中隊中隊長

幾年前,徐峰一度進入了某種職業倦怠期。

徐峰講述自己的職業生涯 記者  黨運  攝

9年警察生涯,徐峰每天都要和戒毒人員零距離接觸   記者 黨運 攝

“復吸率太高,你會覺得毫無成就感。”今天中午,面對三秦都市報記者,他長長嘆了一口氣,有些痛心疾首,“時不時,就會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,他們太傻!太幼稚!太無知!”

對進入這里的每一名吸毒者而言,鐵門內的世界,更像是一所學校。這里最缺少的是自由,培養的恰恰是每一名吸毒者獲得自由的能力。

在為期兩年的戒毒生涯中,他們會接受統一的教育康復、體能康復,旨在增強主動戒毒意識。

徐峰曾在西安市武警支隊服役過23年,轉業后成為戒毒所的一名管教民警。“很多年輕人,對毒品一無所知,你怎么就敢碰?”9年警察生涯,徐峰每天都要和戒毒人員零距離接觸,目睹過無數個家庭因為吸毒而破裂,甚至毀滅。

他說,毒品對人的危害不僅僅只限于肉體,更可怕的在于對人精神上的控制和摧殘。這種精神依賴,就是“心癮”。

如果說毒品是魔鬼,“心癮”就是這個魔鬼最恐怖的手段。“哪怕只吸一口毒,就像在心里種下了一粒看不見的種子。種子慢慢長出有毒的觸角,蔓延于血脈,控制住人的神志,這種看不見的癮,才是毒品最殘害人的地方。”

徐峰向三秦都市報記者講了3句話。這3句話,都是他所經歷過的3名“溜冰者”的真實故事:

一首歌連續唱3天,不吃不喝不睡覺;

一部新手機,放在水龍頭下,用刷子蘸著水使勁刷,不吃不喝不睡覺刷3天;

一塊木地板,不吃不喝不睡覺地擦,要把顏色都擦掉才甘心。

3個故事有一個共同之處,即吸食毒品都會帶來異常的情緒高度亢奮,不吃不喝不睡覺。“這正是新型毒品的藥理性所致,只要你沾染了第一次,想徹底戒掉,太難太難。”

徐峰說,任何一個人,只要你身邊的朋友里有一個人吸毒,那么,你就危險了。“撕掉遮羞布,永遠不要找客觀原因。”他說,很多戒毒學員,總是喜歡找各類客觀原因,比如父母關系不和睦、交友不慎、家庭發生過重大變故等等。

事實上,最核心的原因,永遠是自己,“是你對自己的放縱。”

“走出戒毒所,才是戒毒的第一步”

楊競 西安市公安局強制戒毒所女子中隊管教民警

     楊競28歲,工作一年,長相頗為清秀,是戒毒所9名女管教民警之一。

楊競很快就適應了戒毒所的工作  記者  黨運  攝

楊競:“走出戒毒所,才是戒毒的第一步。” 記者 黨運 攝

在此之前,她的人生經歷極為簡單:大學畢業后,進入一家國企干行政,工作3年后,考公務員進入公安隊伍。

女吸毒人員有專門的區域,從年齡論,她們很多都屬于楊競“阿姨輩”的人。“剛開始,我挺好奇的,她們有過怎樣的人生?為何會走到這一步?”楊競說,戒毒人員是違法者,但他們是病人,也是受害者,挽救一個吸毒人員,其實就是挽救一個家庭。

一個多月前,楊競接到一名戒毒學員丈夫打來的電話。“她的父親不在了,3天后出殯。”電話那頭,這位丈夫幾次哽咽了,“老爺子生前最大的遺憾,就是沒能看到女兒最后一眼。”

放下電話,楊競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她將這件事上報給了戒毒所領導。領導特別批準,同意由民警帶領,允許這名女學員去參加葬禮。

3天后,這名女學員被4名民警帶著,出現在父親的葬禮上。“謝謝你們,”女學員給4名民警深深鞠躬,“我雖然無法成為父親的好女兒,但一定做一名遵紀守法的好公民,戒掉毒癮。”

這件事,讓楊競收獲到一種沉甸甸的成就感。“愛是吸毒者最好的救贖。”她說,一個人能否成功戒掉毒品,除了個人意志力,愛是個很重要的因素。管教民警的愛、家人的愛、朋友的愛,也包括社會各界的包容與關愛。

“走出戒毒所,才是戒毒的第一步。”楊競說,戒毒是一場依靠親情與愛才能打贏的持久戰,除了個人決心,社會監督與家庭溫暖形成的合力,是重塑一個吸毒者的重要力量。

“正視毒之猛,不只在禁毒日”

李恒濤 西安市公安局強制戒毒所女子中隊中隊長

今年春天,李恒濤回到周至老家。走著走著,后面有人沖著他喊了一句,“李隊長。”

這個人,李恒濤不陌生。2009年,曾因為吸食海洛因,進入戒毒所強制戒毒,李恒濤正是他當年的管教民警。

李恒濤講述自己在戒毒所工作的點點滴滴 記者 黨運 攝

“正視毒之猛,不只在禁毒日。”李恒濤說     記者 黨運 攝

警察的職業敏感,讓李恒濤在感到意外之余,不忘問他一句,“還吸不?”這人笑著擺手,“早不吸了,現在開了個小賣鋪,都挺好。”

這是李恒濤職業生涯中,接觸到的戒毒最成功的學員,“他們被我們教育、感化、挽救,早早解戒,這是一件讓人自豪的事。”

對每一名初次進入戒毒所的學員來講,恐懼,幾乎是第一個念頭。這種恐懼中,既有對失去自由的不適,也有對未來生活手足無措的擔憂。

從這個意義上講,管教民警首先需要做的,就是幫助大家排除恐懼,讓他們擁有融入社會、融入家庭的信心。“可以肯定地說,不論吸毒人員在民警面前,表現出來的是啥態度,有一點他們心里很清楚,就是自己錯了。”

每次有新的戒毒人員進來,李恒濤都要和對方聊天、談心,彼此建立了解和信任。他愿意將自己的角色,分為3個層次:老師——醫生——警察。

“作為老師,需要說服教育;作為醫生,需要普及毒品常識,懂得疾病救治;作為警察,需要告訴戒毒學員,什么是可以做的,什么是違法的。”

工作11年,李恒濤管教過的戒毒學員,累計超過1000人,這其中,有3個人他印象深刻:第一個人目前在大連,成功戒毒5年;第二個人目前在北京,成功戒毒5年;第三個人目前在西安,成功戒毒4年。

“正視毒之猛,不只在禁毒日。”李恒濤說,作為個人,筑緊思想防線的籬笆,生活有追求,行為有尺度,精神有寄托,內心有信仰,方能五毒不侵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秦都市報記者 宋雨

 

[責任編輯:范為民]

华东15选5开奖结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