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體運送1克毒品可賺50元 全國機場日均查獲人體藏毒客2.3名

分享到:

三秦都市報—三秦網    為了牟取暴利,躲避禁毒人員的偵查,許多人鋌而走險將毒品藏在自己體內,從境外乘飛機偷運到境內各地,不少人因此喪命。

第32個國際禁毒日來臨之際,三秦都市報記者多方梳理相關權威報告發現,“人體運毒”目前甚至已發展成一種“新職業”。從招募、培訓到下游分發,已有相當成熟的產業鏈,甚至有了一套相對透明的行業價格。

設局:帶一趟貨能賺萬元

“境外出差帶免稅品,報銷來回路費,3天可賺1萬元,介紹一個人提成3000”。看到這樣的招聘廣告,你可千萬不要動心,因為這背后可能是一場災難。

小伙走上人體運毒路(蓮湖警方供圖)

小伙走上人體運毒路(蓮湖警方供圖)

2017年公安部就督辦蘇州警方偵破了這樣一起案件。一名自稱“紅姐”的人,在網上找到做招聘中介的男子肖某,讓他幫忙招人背貨。“幫我招人背貨,背一趟給他1萬塊,你介紹過來一個人,給你3000塊。”在紅姐許諾的高額回報下,肖某開始動心。

行業內也把人體運毒的背貨人稱為“騾子”。肖某就幫紅姐找到了第一名“騾子”張某,張某背完一次貨后,覺得風險太大,尤其是對身體傷害太大,就放棄了。后來張某和紅姐商量,開始和肖某一起成為中介,專門為紅姐找“騾子”。期間,他們找了四五個人都沒成功,最后一次終于有人愿意當“騾子”,卻出事了。

原來,他們找的“騾子”覺得自己把貨賣了,肯定不止賺1萬元,就把紅姐的貨給“黑”了。紅姐把氣撒在了張某和肖某頭上,謊稱獎勵他們旅游,將二人騙到了云南。后來,兩人被關在緬甸的深山中,家里交了5萬元才被釋放回家。

     一般毒販招聘也沒什么條件,要求就是無案底,身體強壯。“有前科的話容易引起警方注意,安全系數不高”,一名毒販被抓獲后向警方供述。

“招人帶貨,最好是走投無路無家可歸的”“邊境帶貨、待遇豐厚”“急招帶貨人不要錯過機會了”。6月24日,三秦都市報記者在網上看到,至今一些貼吧論壇上,仍有不少“帶貨”的招聘信息。

記者梳理過往的人體運毒案例發現,人體運毒已發展成為一個成熟的黑色產業,內部分工嚴密,流水線作業:有人負責招募管理“騾子”、有人專門負責包裝發貨、有人負責培訓,還有人專門負責聯系下游買家交易。

包裝毒品也是一門“技術活”。一般每個團伙中都有一個專門的人負責包裝毒品。據西安市公安局蓮湖分局禁毒大隊民警介紹,一般情況下,毒販會先用小塑料袋將毒品裝起,塑料袋外裹一層膠帶,膠帶外再裹一層保鮮膜,保鮮膜外套安全套。層層包裝后,毒品會被包裝成“大白兔”奶糖大小的樣子;也有的毒販是將毒品放在黃色的乳膠手套中,然后剪掉手指密封。包一個,包裝人員能賺10元到20元。

由于人工包裝不規則又容易破裂,在一些案例中,毒販也開始實現機器自動化包裝。因為機器包裝的毒品顆粒,大小均勻(一般是5克),而且相對容易吞食、排泄,不易破裂。

進局:被拿槍逼迫送貨

去年4月,程某與李某先后從緬甸偷渡帶貨。李某將毒品運至西安時,被西安警方抓獲。程某走到宜賓時,被當地公安機關抓獲。

毒品多被包裝成奶糖大小(蓮湖警方供圖)

毒品多被包裝成奶糖大小(蓮湖警方供圖)

程某向公安機關供述,自己聽說有人在緬甸走流水,一次能賺七八萬元,就在朋友的介紹下一起到緬甸走流水。(所謂走流水,就是往銀行卡里打錢,然后再通過POS機刷出去,實際就是幫忙“洗黑錢” )誰知到了當地后,自己的身份證和手機就被沒收了,隨后被毒販拿槍逼迫運輸毒品。他不得不拍下承諾“自愿運輸毒品”的視頻,并吞服了90粒毒品。

還有很多年輕人被誘騙去后,被以全家性命作要挾運毒。2017年年底,咸陽渭城警方抓獲的一名“90后”藏毒人員張某,就是這樣走上運毒不歸路的。

張某原本在廣東省汕頭市一家玩具廠打工,月收入3000多元,雖然不高也算穩定。后來,張某因生活揮霍欠下網貸,無力還款,被貸款公司安排到緬甸人體運毒。被拍攝了吞食毒品的視頻,對方又以全家性命為要挾,張某不得不開始做運毒的“騾子”。

今天,三秦都市報記者從法院的多個判決書中看到,新的“騾子”下水后,毒販都要對其進行培訓。一名“騾子”被抓獲后向公安機關供述,“我們到了以后,他們會把蘋果削成拇指大小讓大家進行吞食練習,合格后才能上崗。”

還有一些被招募者,在網上看到招聘廣告后去面試,被要求吞黃瓜和往肛門里塞黃瓜,才知道是運毒。而一旦接受了毒販訂的機票飛到境外,就無法脫身了。案發后,多名人體運毒犯向公安機關供述,他們被帶到緬甸后,如果拒絕運毒,就會被毒販團伙威脅,要么讓家人寄錢來,加倍賠償來時的各項開支,否則就要被送到山上去勞動兩年。

雖然經過訓練,人體運毒者無法將毒品排出,也是常有的事。毒品無法排出,不但可能造成毒品顆粒在體內破裂,毒販也不會放過你。去年2月,一名男子向南京警方報案稱,自己被毒販追蹤,從鎮江逃到南京。原來該男子馬某一周前在昆明吞下54粒包裹好的毒品海洛因,一路從昆明坐高鐵轉乘大巴來到鎮江,準備將毒品交給上線朱某。但由于身體原因,毒品遲遲不能排出。

朱某雖然用盡辦法讓馬某排出毒品,但都沒有成功。最后,朱某甚至準備找黑診所給他開刀取出毒品。馬某擔心自己有危險,就趁機逃出來報警。最后在醫生的救治下,馬某很快排出了體內的54小包海洛因。經過稱量,共計500克。

背后:運毒者多深陷網貸、賭博或生活揮霍

記者分析多起案例發現,深陷網貸、賺錢還款是很多年輕人走上人體運毒道路的重要原因。

去年國際禁毒日當天,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兩起大學生運毒案。其中一名大學生宋某,是江西某知名高校的大學生。庭審信息顯示,宋某父母都是教師,家庭條件優越。宋某在大三時因創業,申請了“校園貸”,后來創業失敗無法還款,在網絡上被人介紹到緬甸人體運毒,最終被公安機關抓獲。

類似的案例還有很多。2018年11月2日,長春某知名高校的21歲大四女生王某,因犯運輸毒品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。王某走上運毒道路也是因為欠下校園貸,只不過欠貸原因是生活揮霍。

去年8月,西安警方抓獲7人,查獲毒品2.6公斤。這7人中也有5人是因為深陷網貸泥潭,而走上人體運毒犯罪道路的。

去年年初,咸陽市公安局渭城分局還抓獲了一名未成年人人體運毒者。這名16歲的少年,在網絡上接觸到“高薪招聘”的廣告后,到了緬甸才發現,所謂“高薪職位”竟然是人體運毒。最后在毒販的威脅下,他不得不吞下43顆“毒彈”。

“人體運毒案件中,涉案的當事人大多為無固定收入來源的青壯年,也有一些大學生參與。和其他毒品犯罪不同的是,人體運毒的當事人,大多不吸毒,參與販毒單純是為了賺快錢。”公安蓮湖分局緝毒民警告訴三秦都市報記者,年輕人生活揮霍無節制,又沒有固定的收入來源,是他們走上不歸路的原因之一。除此之外,欠下賭債和網絡高利貸,是很多人走上人體運毒犯罪道路的共同原因。

警醒:有“騾子”運毒途中當場死亡

“在滇緬邊境線上,每天何止上千人往境內帶毒。”一名毒販的上線在看守所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。多種數據表明,人體運毒已成為重要的販毒通道之一。

《2017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》中明確提到,利用航空渠道人體藏毒、行李夾帶毒品案件多發,全年航空渠道繳毒570公斤,同比上升58.9%。2017年下半年,各地機場日均查獲人體藏毒嫌疑人2.3名、繳毒近900克。《2018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》顯示,一些外流販毒團伙已在緬北地區坐大成勢。這些團伙以高額回報為誘餌,通過網絡招募無案底年輕人,強迫其體內藏毒或攜帶毒品運往國內,操縱國內大部分海洛因消費市場。受境內外毒品價差帶來的暴利誘惑,境外人員攜毒入境增多。

人體攜帶一次毒品的量雖然不大,但利潤相當大。據一位緝毒民警介紹,一般一名“騾子”通常攜帶毒品300克至350克,極限為400多克。這些毒品在內地交易價格大約在10萬元上下。而這些毒品在緬甸的成本只有約1.5萬元。除去“騾子”的來回路費及中介費1萬元,報酬1.5萬元到2萬元,利潤至少也有5萬元。

而近年來國家對毒販的打擊也越來越嚴厲。國家禁毒委員會辦公室的數據顯示,去年共抓獲犯罪嫌疑人13.74萬名。去年陜西省公布的數據顯示,共起訴毒品犯罪嫌疑人2663名,判處2279名被告人相應刑罰,其中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86人。

另根據我國《刑法》規定,走私、販賣、運輸、制造毒品,無論數量多少,都應當追究刑事責任,予以刑事處罰。走私、販賣、運輸、制造海洛因50克以上的,處15年有期徒刑、無期徒刑或者死刑,并處沒收財產。

法律問題之外,人體販毒者在運毒過程中,還極有可能當場喪命。2017年10月27日,云南省臨滄市人民法院審理的一起案件中提到,被告人劉某某的同伙周某,在運毒過程中當場斃命。后經法醫鑒定,周某系甲基苯丙胺(冰毒)中毒死亡。

公安蓮湖分局一位緝毒民警告訴記者,體內藏毒的最大風險,就是毒品容器破裂,這會導致毒品被胃腸道及身體其他器官迅速吸收,而引起急性中毒。毒品物質進入血液后,在相當短的時間內,人就會休克死亡。另外,將“毒彈”吞下后,由于胃里長時間存留不能被消化的物體,胃酸將會加速分泌,加快了毒品包裝物的腐蝕速度,易導致藏毒者中毒而死。

民警提醒,那些急于賺錢的年輕人,面對這一誘惑千萬不能鋌而走險。這樣做的代價,不僅是面臨10年以上的牢獄之災,更有可能失去生命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三秦都市報記者   張晴悅

[責任編輯:范為民]

华东15选5开奖结录